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天江律师事务所 > 商业秘密

审判实践:法院在侵犯商业秘密案例中的观点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
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帝企鹅诉于秀东、北京健中健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中说,只有原告举证证明掌握了需要经过深入接触或者花费了人力、物力、财力等方能获得的区别

  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帝企鹅诉于秀东、北京健中健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中说,只有原告举证证明掌握了需要经过深入接触或者花费了人力、物力、财力等方能获得的区别于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时,该客户信息才能作为商业秘密受到法律保护。……从证据本身的内容来看,也远不足以证明原稿地拥有具有特定性,稳定性、秘密性且内容明确具体的,可以作为商业秘密受到法律保护的客户名单。……法律并不禁止经营者在市场当中从事类似的经营活动,法律所禁止的,是经营者利用以不正当手段获取的他人的经营资源去挤占其他经营者市场的行为。

  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北京敦煌禾光信息技术有隐姓埋名公司与方雨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中,作为商业秘密的经营信息,应该是权利人在长期经营活动中不断积累所获得的信息,是较系统的,有相关数据支持或者形成一琮模式的信息组,即使是经营数据,亦应有这些数据所产生的渠道,途径,基础,因而需要权利人提交证据证明。

  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原告特高咨询服务公司与被告叶绍念和北京特高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中说,……第三,虽然特高咨询公司在劳动合同以及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明确叶绍念负有保密义务,但上述约定是笼统的,而且,特高咨询公司证明其与客户交易的条款、价格和结算方式的证据亦仅有传真件或打印件,没有证据证明其就诉请保护的信息采取了足以防止信息泄露的具体措施。综上,特高咨询公司的现有证据不以证明其所主张的客户信息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条件,故对其诉讼请求,应予以驳回。

  四、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赛思瑞泰与牛艳东、北京爱博特力科技有限公司商业秘密纠纷案中说,……被告主张,国有大型石油化工企业和需求都是相关领域内的公知信息,原告所指向的内容不构成商业秘密,但是客户名单要构成商业秘密,不应是任何人都能从互联网上可以轻易获得信息,而时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和时间的积累才能获得的,就本案而言,第一原告成立已有十年,并且从成立之初就从事石油化工仪器设备的代理销售。从原告提交的证据来看,原告与大庆炼化、锦西石化等大型石油化工企业都有过业务往来,并且具有相对稳定的交易关系。第二,牛艳东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是专门负责东北地区客户的销售工程师,原告深知长期积累的客户资源能够给该公司带来潜在的经济利益和竞争优势,原告也能够逞能牛艳东所担任的工作岗位必定会接触到公司的重要经营信息,因此原告与牛艳东签订的劳动合同及保密协议中,都牛艳东可能接触到的商业秘密的范围、期间等作出了明确约定,应当认定原告对其经营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足以使承担保密义务的相对人牛艳东意识到该保密信息是需要保密的信息。因此,原告主张的锦西石化、大庆炼化的购买意愿、技术要求、价格条件等信息都属于客户名单项下的经营秘密,符合法律规定的商业秘密的范畴。…………反不正当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经营者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竞争秩序,但汉有过度限制市场的自由选择。因此,根据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商业秘密的性质,商业秘密是可能进行公知领域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商业秘密是有一定期限的。如果侵权人使用过他人的客户资源,客户通过与侵权行为人的接触和交易,相互建立了依赖基础,并且双方能够达到利益平衡,那么客户与侵权行为人之间的相互选择不再侵权行为。

  北京天江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010—62369188 转829、830

  手机直拨:13261221279 ? ?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栏目

今日头条

视频说法更多>>

  • 本栏目最新推荐
  • 全站最新推荐